Butterfly

你终将会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。 思考过去,觉得自己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要过怎样的人生。总是在过别人想让我的人生。父母希望的,或者交往对象希望的,我过的人生。表面是坚强的,其实内心是畏惧的。内心的幸福又总是寄托在别人身上,好像只有在一段感情中才能体会到完全的充实。如果爱情是死穴,招来的只会是浪子性或者巨婴型的人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对自己的伤害罢了。 回想自己交往过的人。如果还有来生,选择一下谁自己还会再遇见,有一些人我很确定永远不要再认识他们,也有一些无所谓,只有两个人我还想再去认识他们。我的第一个男朋友,还有A。 我喜欢A,因为有一些人你爱他们,但你并不喜欢他们,因为他们身上有一些你不喜欢的品质,只是一段错误的情感。也有一些人你喜欢他们的性格,但你对他们有朋友间的友谊,却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感。A是唯一的一个重合。 但我不认为自己现在有和A在一起的能力。我应该先找回自己,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这个阶段,把A当成朋友,或者哥哥,什么都好。因为我现在没有爱的能力。而且我现在更想用温柔的态度对待自己。 不想逼自己找到生活的目标。喜欢工作,并能看到意义,就好好工作。想学习或者旅游就去做。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,不需要取悦任何人。轻松一些,这样就很好。这不是逃避生活,是心灵的休息。休息,是为了走更长的路。我不想得到任何人的爱,因为真的没关系,我会给自己足够多的爱。 看到一个实习生的微信,她写到岁月不多,请你不躲。你终将变成一个更好的人。我觉得说的很对。我们应该享受生活,心怀感恩,不再去看别人没有给我们什么。而应该感谢他们带来的所有善意。

Journey

在欧洲工作的好处就是假期特别多。现在是旅行的最好时间吧。工作也比较稳定,也有固定的收入,好好享受生活! 周末制定圣诞大假的旅行计划。决定和家人去新西兰。好在我剩下的假还比较多,这样可以把南岛和北岛一起覆盖。 今年没过,明天上半年的假期我都安排好了。春天找一周去玻利维亚,夏天两周去智利和复活节岛。这么看看,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吧。 看了一下申根国家,我没有去的还有9个: 爱沙尼亚,芬兰,冰岛,拉托维亚,利陶宛,马尔他,挪威,瑞典,列支墩士登。所以应该趁着明年周末的时候,先把它们覆盖一下。冰岛可以找个大假。 近期想去的除了南美外,还有中美。想先去哥斯达黎加,然后还有巴拿马,危地马拉,洪都拉斯, 尼加拉瓜,波多黎各, 牙买加。努力奋斗,学好西班牙语,好处多多。 A说,我和两年前不一样了。我说,是的,因为两年前,我还没有做到精神独立。现在我觉得我做到了。 突然想起加西亚 马尔克斯的书,霍乱时期的爱情。男女主角一见钟情,后来女主角再次与男主角相见的时候,觉得对他的落魄很失望,于是匆匆嫁给了医生。男主角一生睡了622个女人,并用小本子记下来。但他仍然没有忘记女主角。五十多年后,女主角的老公去世了。他们终于又在一起。男主角对女主角号称为她保持了童真。有人感叹这是爱情的伟大。我却同意另一派读者的说法,这真的是爱情的一个玩笑。男主角是个什么都没有耽误的大渣男。女主角则分不太清楚到底是同情还是爱,只是像大多数女人一样,对一个爱自己的人,如藤蔓一样顺势攀延生长。希望这不是世间爱情的本质。 关于A。我和A相遇的时间不长,然后他就移民去澳洲了。我们断续保持了两年的联系。 我爱过他,然后很失望,分开了。我不想对A做什么假设,这样对他比较公平。我看得出, 他很在乎我对他的态度,很需要我对他的感情。所以,每次分开后,他都没有放下,试探来说话。很傻,像个孩子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需要我的感情,又因为距离远不推进。我想,我会给他应有的关心和支持,但我不再会随便狂热。有些东西想要了很久,都没有得到,就没那么想要了。真心是要靠时间来检验的。。。爱情也是。也许我和A之间的状况会改变,也许不会。但是怎样都好。 关于他。我不知如何来阐述这段记忆,甚至我不能提他的名字。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以为我们会永远这样走下去。很傻吧。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。同时,我也得到了很多的伤害。永远没有联系,互不招惹,是最好的。这样记忆会把那些黑暗的东西逐渐过滤掉。 生命是干净美好的。应该好好珍惜。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如果没有,也没有关系,好好生活。

Thanksfulness

感到分裂。有时悲怆,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眼泪横流。有时雀跃,积极又充满希望。想起许巍的歌,穿过幽暗的岁月,也曾感到彷徨。。。心中那自由的世界,如此的清澈高远,盛开着永不凋零,蓝莲花。 我知道自己内心的爱已经耗尽,但要看到事情好的进展,不是吗。至少比起上一个月,我开始有了开心积极的瞬间。也许是几个小时,也许是半天,但说明被蹂躏的心在逐渐恢复。 周一加班中,和朋友喝了一杯饮料。他说,从大学时看到我,就知道我是一个聪明爱事业的人。他说,他公司有一半人不喜欢他 。 因为当你的位子越来越高,自然会有人嫉妒你,不喜欢你,这很正常。许多人都不喜欢有野心的人。他是,我也是。我笑笑。他似乎比我更了解那时懵懂的自己。是的,我本是那样锋芒毕露的人,何必处处委曲求全。还是要坚持自己。 周二去波士顿出差。没有龙虾,没有美好的小情小调,而是在酒店里工作。凌晨十二点,决定罢工。自己好好独处一下。回看早年间的镪锵三人行,探讨魔幻现实主义的加西亚,马尔克斯。感到惬意,放松。享受一屋子的宁静,简单,幸福。 周三坐飞机回来。飞机上看影片The Secret,讲述秘密这本书。我看过,喜欢它传达的正能量。然后看大众汽车环境污染的丑闻纪录片,还有Donald Trump的发迹史。登机的时候,乘务小姐说,你今天看起来很美。我小开心了一下。 周四去见客户,他们大楼的星巴克着火了。浓烟滚滚,好在没有人员伤亡。路上和公司一个头儿聊天。他出生在以色列,在美国长大,去巴西工作,喜欢这样有故事的人。晚上帮助德国团队把新项目的市场研究整理完了。发过去,觉得这些信息很全面,很有把握。于是安心充实。 周五,回家比较早。学习CFA, 并继续学习西班牙语。中间有一段时间的郁闷来袭,但很快过去。因为想起圣诞有很长的假期。从美国回去,就可以和家人去新西兰旅游了。 从我懂得爱情这件事开始,好像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,内心没有什么人。原来,这会感到无比轻松,而并非寂寞或者孤独。我觉得我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谈恋爱了,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长。感情不应该成为心灵的禁锢与羁绊。人性也不应该假借感情之名,露出丑陋狰狞的本质。两个过往的人,一个欠缺的是真诚,还有一个最后连人都不是了。其实怀念的,只是当初那个单纯美好的人,只可惜是个假象。还是爱爱自己吧。 感谢生活的每一个开心的时刻。放下对于过去的怨恨,时间会净化一切。生命与时光依旧会显得干净。做喜欢的自己。

Vivo

还没有学西班牙语时,就很喜欢女歌手 María Nieves Rebolledo Vila。一个可以穿着背带裤去荒漠旅行的女子,弹吉他,写歌,骑马。Sarah说,可以理解,因为我喜欢的男生就都是放纵不羁爱自由型的。我说,他们并不符合。当一个玩世不恭的混蛋与放纵不羁爱自由根本没有半点关系,因为他们没有担当,不负责任,恐怕连个男人还算不上。我还是自己当一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女子好了。 吃晚饭的时候看了一期节目,是对The Minimalist的采访,倡导极简主义。没有看完,便有些看不下去。不要过度消费,沉溺于物质这种倡导固然是对的。但在我看来,许多支持极简主义的人依旧没有脱离物质的束缚,他们还是在把物质与幸福之间建立联系,无论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。重点是,幸福是一种内心的状态,与物质的多少没有必然的联系。 我觉得我们的思维总是被一些错误的逻辑联系所误导。比如,我们总是会感叹,有钱人未必快乐。但那可能是有钱人的快乐我们想像不到。事实是,他们不仅可以随时打电话和各国政要进行会谈,甚至还可以进入政坛,又或者设立各种有影响的基金,推动世界的进步,并改变世界。即使有钱人最终感叹平凡是真,但是有了充分选择的权力,才能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真爱。回归事情的本质,有没有钱这件事,和幸福之间本来就没有关联。钱更少了,东西更少了,幸福未必就更多了。 比如,我们总会说,女强人是多么的婚姻不幸。这也是一个没有必然联系的事件。记得英国某一集团的女CFO,不仅事业进展飞速,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9个孩子。同理,如果看事业普通或没有事业的女性,婚姻不幸的概率是一样的,又或者更多。只是她们没有被放在聚光灯下。作为一个女子,事业成功与否这件事,和感情生活无关。感情像是一场大富翁游戏,你永远不知道抽到的是不是上上签。如果说,女强人告别婚姻的真的更多,那是因为她们的容忍度会变得更低。因为经济独立,就没有必要对出轨,家暴等这种本来就应该让人马上离开的行为睁一眼,闭一眼。所以,我们倡导的难道是,她们最好还是委屈求全一些吗。 同理,这个年代似乎努力工作也不流行了。各种出版物总是在宣传,生活的意义不是工作,要有更多的Work-Life-Balance。但所谓Work-Life-Balance,在我看来本是个悖论。就算一天工作八小时,睡觉的时间也不减去,那还是一天时间的1/3。Work难道不是Life的一部分吗? 如果把两者对立起来,只能说,这个工作不适合你,应该换工作。事实上,许多加班,甚至主动加班的人,不是靠金钱在支撑,而是在工作中看到了生命的意义。 最后,旅行和生命的扩展及幸福之间也没有必然的联系。记得我曾和A说过,我觉得衡量生命的指标有两个,一个是它的宽度,一个是它的深度。据说去完100个国家,其实只需要1年。但即使走过所有的国家,如果思维没有改变,增加的只是生命的宽度而已,而并没有深度。你可以把那100多个国家当作炫耀的资本,你还是拥有旅行前同样的傲慢与偏见。因此,生命的深度在我看来同样重要。它是指,随着经历的增加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这个世界更加宽容,心态也更加平和。不愤青,不炫耀,不批判,心怀感激和美好,对生命心生敬畏,才是旅行对灵魂的真正洗礼。问自己做到了吗,其实也没有,但我想努力向这个方向去做。 窗外夜幕降临,内心却想起去年圣诞时在古巴的小镇,家庭的女主人在送我的时候对我说的,have a good life,笑脸真诚灿烂。 旅途中,一些素昧平生的人不带任何目的的善意,在不经意间就成为了温暖前行的力量。

Keep going

前几周去Pitch的项目赢了,所以下周要去客户那边Kick-off.  我在美国交换的时间,可以充分利用。 相比起德国,美国每天轻松一些,但战线更长。比如,周六和周日,文件也有可能在头儿的手里评论出几轮。回看自己以前的日记,2016, 2017, 2018,工作虽然忙碌,有时让自己感到生活失控,但自己都很积极,小宇宙充分燃烧。2019本来是我升职后,应该最觉得快乐的一年,但由于各种原因,无比崩溃。我需要做的,是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身上。像佛经说的,每天都是新生。那些被摧毁的,我要重建。 每天夜里还是很难连续睡到天亮。回忆的断片更是会在梦中肆意侵袭。不过,情绪只是来访者。不用排斥他们,而应该看到他们,让他们来,他们走,就好。我觉得我的极端情绪逐渐在减少。平静逐渐回到生命中。 上次感冒后,又开始百日咳。我的身体弱点。在CVS里买了一个蒸汽加湿器,还可以加入薄荷精油,有止咳的功效。同时,给房间里买了新的香蕈。喜欢房间里有好的味道。 看了Netflix上Derren Brown的纪录片The Push。讲述心理学著名的试验。在一定的情境下,对人的心理和精神进行控制,竟然能够让他们作出许多荒谬的事,比如把一个人从楼顶推下去。所以,重要的是建立自己坚定的核心价值,这样才会离操控更远。因为所有的操控者,最怕的就是independent mind. 只有建立坚定的自我,才能不受他人的情绪影响。 周末的上午做了一些工作上的小活儿。下午开始在busuu上看荒废了一段时间的西班牙语,已经复习了五六课。晚上准备即将到来的CFA考试。我要在自己心灵的废墟上,开始一砖一瓦地重新搭建自己的生活。加油!

Nirvana

芝加哥清早下雨。在临街的23楼,听不到城市的喧嚣,却能听到窗外的雨声。这场雨宣告着夏天的结束。而今年在芝加哥格外长的夏天对我真是一种厚待。 这些天我睡得不好。经常睡到一半醒来,看看表,一两点,然后在四五点再次醒来。醒来时,感受到自己没有解决的情绪,有悲伤,也有愤怒,像一团黑雾笼罩。当这些情绪都不再时,才能逐渐平静。 我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,但是我容易受到身边亲近人的情绪影响,比如朋友,他。所以回看自己上半年的日记,觉得自己内心失衡,并不如以往一般平静。 上一段的感情结束,我不想做任何结论。我不知道我自己爱他,还是总在试图说服自己爱他。我也不知道他对我是一种当自己人一般的信任,还是洗脑和感情控制。这都与有心无意无关,因为结果是一样的。 这段感情让我极不舒服,并感到精神错乱。唯一能做的便是,交托给上苍。 相比之下,让我觉得更温暖的,是办公大楼里管理员每天站在电梯口,问,你几天过的怎么样。或者Pret a Manger 快餐店里,店员不时很真诚的说,我真的很喜欢你今天衣服的搭配。我们的世界本该是充满温暖与爱的,而不应该写满愤怒与残酷。 涅槃是常,诸法空相。 涅槃是乐,心无挂碍便无苦,无有恐怖。涅槃无我,放下执念,幸福就在天地之间。

Happiness

周五在公司参加一对一的培训,主题是Leadership。很喜欢培训的讲师,也让我反思在前一段时间是否沉浸在一些负面的情绪中,离心中的自己相去甚远。 做完了一天的工作,接到朋友的短信。他很热情,约我和他在芝加哥的朋友见面。他说他很确定,我一定会喜欢他们。他发了照片过来。图片上的那些朋友,都笑容温暖。还有另外一对在迈阿密的朋友。他们也邀请我去做客,还计划着带我去哪里玩。我想自己有这样好心的朋友,真是人生的福报。也让我觉得,应该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。 爱自己。运动,打扮,化妆,既然自己是个爱漂亮的人,就让自己美美的吧。外在带动内在。美美的,并保持微笑,会让自己开心。 读书,提高境界。杨绛说,年轻人之所以有很多烦恼,就是因为读的书太少,但想得太多。所以,好好读书吧。 关心时事。最近刚刚订阅了The Economist,还有财新网,让自己有健康的关注点。 继续学习西班牙语,还有钢琴。提高专业能力,把自己要考的专业考试考完,拿到自己想要的各种证书。 和朋友保持联系。和家人旅行。 不要忘记自己心中的目标。Be kind to myself. 记得一个故事。一个人问佛祖,我想幸福,应该怎么做。佛祖说,去掉”我” (过于着眼于自我),去掉”想” (过于着眼于欲望),就是幸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