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ward

在L.A.的时光真的很惬意。加州的无限阳光的确可以去除心中的阴霾。上次去那里玩过,于是这次去补了漏。我去看了Warner Bros. 和Paramount的影城。后者看的我内心好激动。因为我喜欢的很多电影都是它的作品。Titanic, Kungfu Panda, Forest Gump, Godfather, 早期希区柯克的Psycho, 数不胜数。有空再来补游记吧。晚上在酒店享受了一下SPA服务,当然是自己出钱。 L.A.的公司团队很好,我们还去玩了Visual Reality游戏The Void。比较喜欢的是Star War. 周日夜里一点半回到芝加哥。第二天得知,德国团队希望我可以陪客户去中国,所以要比原计划提前离开美国一周。但是没关系,如果真心热爱,迟早会回来哒。 最近的生活很简单。上上班,听一下窦文涛的节目,看看Netflix。读书,学习,听歌。如窦文涛一期讨论独居好不好的节目说的,有那么多书要读,那么多影片要看,还要做节目,关注新闻,根本忙不过来。 我不知A是没有改变,还是没那么信任我。他和我说他自己的事变得很少,又或者我们都在讨论我的事。这没有办法。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,也许他是一个很好的人。一切都是Timing. 我想,重要的首先是我的态度,而不是他的反应。我深知,我目前适合自己一个人,过一些轻松的日子。 至于那个人,听一首歌想起他,Praying. 如歌中所唱,一些事只有交给上帝去原谅。每当想到别人,想到过往,总会心生惆怅。活在当下,才是快乐的。不想让自己三十几年的生命拖上沉重的过去的行李箱。 身若溪水,闲下自清。生活可以有如火如荼的热情,内心却要保持素简。 龴

L.A.

明天深夜要去L.A.出差。我和爸爸感叹说,幸好以前在美国的各地游玩过,因为上班就是和上学不一样啊。我来了芝加哥后没有去逛过商场,基本都是网上购物。好在我最喜欢的一个通勤包可以在网上买到。你说我怎么这么幸运。 这两天在网上意外看到过去一个同学也在芝加哥工作,于是约了她一起吃午饭。自我夸赞地说,看看我们这一界只有我们的境遇还不错,看来既要认真学习,又要说好外语,还要长得好。经常自我鄙视,还是允许我们偶而美一下吧,哈哈。 钱。不知道赚多少算够,欲望是无止境的。其实我很佩服一些小姑娘还没有毕业,就各大名包在手,心态很好。我在这点上是顾虑多多的。 去上班,总不能拿个包包比老板好吧。又或者是我比较穷。总之,工作五年,我觉得一个一千欧的包,我还可以把它当个包。再往上,我就会觉得不是它为我服务,而是我为它服务。怕它脏了,怕它坏了,于是还是不要买比较好。并且,我的工作电脑又大又重,如果挎个精致小包,反而到成了装饰品。只有成为高层管理人员,而不是中层,才能脱离天天抱着电脑,上火车赶飞机的魔咒。也才能如大学时想像的,人在途中还能保持优雅。为此,我必须看到自己的进步。至少,我不再是那些在出租车上还要掏出电脑,再工作一会儿的上班狗 – 曾经的我。高大尚是老板们的故事。白富美是老板太太们的故事。我,还是处于远观中,并尽量给自己增值,以便可以更有效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。就像今天突然翻到的一篇高盛女性主管的文章,她说,最难的便是作VP的那些年。因为你要掌握全局,又要学会分工。一年快过去,我觉得我已经有了一些进步。 这两天仍然在以每天100页的速度快速看书。CFA是需要准备的。无论中外,总是有一些人给你讲自己也没有准备,看了三天就考过的神话。可以直接无视。 明天到L.A.应该已是深夜。对于我来说,它是漫长旅途中的一站。

Breakthrough

周六大雨。数算一下我来美国的时间,交换马上就要结束了,我要回德国了。而在接下来的三周,我的日程也很紧张。要先从美国的中部飞到西部,然后飞回来去南部,然后再飞去西部,再回来。我晕。 上班就是和上学不同,没有什么时间顺便玩耍。就像我去纽约出差,也是谈完事匆匆地回来,哪有游山玩水的时间和雅兴。这么说来,我只有最后一个周末可以去我心爱的Navy Pier旁边一百多层的大楼上吃早餐。 这周有一天没有什么工作,于是在上班时间也看了一下CFA。我这周在上班之余看完了300多页,还是很不错的哦。一起工作的美国同事已经考完了全部三级。他看到我在看考试内容,虽然手里有一些小活儿,他说,你看吧,那个小活儿我自己做一下就做完了。我觉得好感动。繁忙之中得到小小的支持。 每当我看到我的男性同事在工作之余考了CFA,又时常加班,并且家庭正常运转,我都想感叹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。做为女生,找到支持自己的就很不容易吧。我在上沟通培训的时候,和我的导师意外谈到这一点,她虽然是个美国人,却有些了解中国文化。她说,你是上海女人吗,听说上海女人都很大女人。我笑笑,说我不是。我是北京的。而在北京,还是大男人的文化。作为女人,我们也不习惯在家看到男人大包大揽,会有种不习惯不舒服的感觉。 看上海女子图鉴的时候,突然发现了上海女人想法的区别。一个上海女孩说,去见男生家长的时候,自己打扮的十分美艳,拿了名牌包包,穿了品牌衣服,只是拎了水果上门。相反,一个想外嫁到上海的安徽女孩,却做的贤良淑德,又买了超级贵的礼物送给未来婆家。上海女孩教育她,大意是说,你家生你是把你当千金小姐的,不是让你去伺候别人的,不要一上来就做出一副低姿态。这话说的倒是有道理。对人好是相互的,讨好是不必要的。如果一定要做出低姿态,付出很多,才能换来一份感情,那么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。我既不想像仆人一样的去伺候谁,也不想逼着男人做牛做马,把自己的生活要求都压在对方身上。我们都是自由而独立的灵魂,这样就好。 妈妈给我转来了几篇文章,有一篇是讲前一阵网络公司中国员工跳楼的消息。我想说的是,人生都有很多挫折,我也碰到过痛苦得真的要死的时候,但是你可以哭,可以脆弱,但是不能被打败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就像苹果的前总裁,也是曾被踢出董事会,然后又回来,创建苹果帝国。不管怎样,都要活着。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公平,人生来就是不公平的,可是那又怎样。只有活着,坚持,才能把不公平的通过时间的长河改写过来。放弃了,死了,不公平就定格了。那些应该愧疚的人也不会警醒,只有关心自己的人伤心罢了。 虽然开始工作后的这些年,看到了各种丑恶,也遭遇过种种,工作的,私人的,但我还是很感恩,也感谢自己。虽然我还在调整,但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,因为明白了许多道理。 每当认真做事的时候,都会很开心。相反,当沉浸于往事,就会觉得内心在被吞噬。没有时间去想过去不是吗。要做的事还有很多。每当开始并专注,就会发现其中的乐趣,而忘记其它的了。

Your best life now

看过一个小品,叫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讲一个女生遇到了很多倒霉的事情,很不开心。直到她看到了最后的结局,回想起来,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 这两天闲下来的时候,回看了自己几年前的博客。因为那个博客停止服务了,所以100多页的日志永远停在了那里。看看自己刚刚工作的样子和心情,才发现,我其实也不必感叹新来的实习生多么活泼又充满希望,那也是自己以前的样子。只不过走了这么远,尤其是这半年的种种,使我忘记了自己当初的模样。 我觉得工作是福。在这一点上,我一直觉得自己幸运。有那么多人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但我一毕业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行业,并顺利进入了我喜欢的公司。在工作中,我也能够看到人生的意义。记得自己读过一篇苹果公司的文章。大意是说,许多工程师是在自愿加班的,因为他们太喜欢工作了,根本就不想走。我非常能够理解。如果你喜欢你的工作,就不会觉得烦。因为在疲惫的时候,不是靠体力在支撑,而是靠责任感,精神在支撑。一直有一些文章在教育人们不要加班,并把加班等同于死亡。我想说,第一,加班的确是不能超过身体的限度。比如连续干三天三夜,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,反正我是即使不想睡,身体也会自然睡着。第二,加班不在于时间,而在于压力。如果加班不是因为我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,这个课题好好完成,而是好痛苦,那么后者对身体的损害会更致命。 很多时候,比如,我夜里四点起来开电话会,不是因为公司会多发薪水给我,而是看到一些特别好的客户公司在出售,如果我不能帮他们卖给合适的买家,也许那些公司需要关闭,裁员。不忍心看到很好的工程师从此需要找新的工作,也不想看到好的科技得不到发展和保存。所以自己辛苦一点也无所谓了吧,只是举手之劳。 当然,这样做并不一定能够得到谅解。比如,和以前的交往对象在夜里三点的出租车上前往下一站。我想反正也是在路上,由于时差的关系,就接入了欧洲打来的电话讨论项目。对于我来说,是小事,什么也不耽误。但以前的交往对象就很反感,觉得我有病,工作狂。但是,热爱工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。分手之后,我觉得很开心的一点是,我似乎又有了工作的权利。每个人只有一个人生,为什么不用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呢。 当然,有很多人批评,你们这些搞金融的,只知道钱,不懂生活。我想说,金融行业当然有那些人品很差,居高临下,觉得自己怎么样的,其实那都是并没有怎样的人吧。其实,接触过真正有本事的金融人或者企业家,他们反而宽容而谦和。因为他们有财富,有身份,所以才会不需要靠炫耀自己,或者指摘别人,来显示自己有多么的高贵。而我们没有看到的,也是他们创业的时候,有多么辛苦。一路走来,有多么的不容易。 我想好好工作。我不是不能为了爱情放弃工作,而是至少这个爱情是值得的。我们不应该随随便便为了会随时抛弃我们,或者不爱我们,只爱他们自己的人,放弃自己的人生。 天地之大,我应该更志存高远。坚定地走下去。

Sunshine

今天在CVS买了很多的牛肉干,有美国本地口味的,中国的,还有韩国的,还有豌豆条,没有薯条那么油腻。然后买了面膜,眼膜,唇膜,脚膜。总之,每天在办公室,全面缺水。回到家,把唇膜敷上,它是一个嘴唇型的。哈哈,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变成了猩红大口,开心的笑笑。 在LinkedIn上联系到了以前上学时的校友。当时在他的带领下,我第一次去参观芝加哥交易所。五年没见,终于和他约到一起喝咖啡。他是一个很好的人。正向我上周一起吃饭的另一个校友,他们都是那种很有能力,又很平易近人的好人。我觉得自己认识这样的朋友很幸福。 和A聊天,他很忙,但我很开心。他总会在我想不开的时候,给我讲很多道理。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女孩子。内心平静,温暖。他是一个温和内敛的人,很重感情,懂得感恩。时间久了,或许才能看到一个人的为人。他告诉我,人们常常犯的错误是在应该去感觉的时候,去思考。而在应该思考的时候,凭感觉。我觉得他说的很对。 一切在恢复,阳光在心中,都很好。

Focus

我和朋友说,我觉得我的三观也不正啊,因为最近发现,有两件事让我在烦恼时最能安静下来,一,赚钱 (包括学习,工作,努力)。 二,花钱 (包括购物,旅游,投资)。 最近的日子,开心的时候,都是自己最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,无论是准备CFA考试,还是学习西班牙语,还是工作,还是读书。学到一些新的东西,总觉得内心充实。如果闲下来,胡思乱想,就会感到郁闷。不要问我读书有什么用。或许它并不会在短期内转化成为价值,但是,会让自己觉得思维清晰,内心充实。 我不是一个执着购物的人,但真的好想买一个包包。从来没有买过那么贵的包包。它又美又低调。我根本不想让一大堆人认识它是一只有名的包包,我自己心里喜欢就好。但是还是忍住了。明年夏天吧。等明天夏天把最近的一些目标达到了,再买下它来奖励自己。 开始了新一轮的减肥和运动。10斤为基准。外在带动内在。不能对自己越来越不严格。 总之,最近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。这个状态很好,希望坚持下去。

Butterfly

你终将会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。 思考过去,觉得自己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要过怎样的人生。总是在过别人想让我的人生。父母希望的,或者交往对象希望的,我过的人生。表面是坚强的,其实内心是畏惧的。内心的幸福又总是寄托在别人身上,好像只有在一段感情中才能体会到完全的充实。如果爱情是死穴,招来的只会是浪子性或者巨婴型的人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对自己的伤害罢了。 回想自己交往过的人。如果还有来生,选择一下谁自己还会再遇见,有一些人我很确定永远不要再认识他们,也有一些无所谓,只有两个人我还想再去认识他们。我的第一个男朋友,还有A。 我喜欢A,因为有一些人你爱他们,但你并不喜欢他们,因为他们身上有一些你不喜欢的品质,只是一段错误的情感。也有一些人你喜欢他们的性格,但你对他们有朋友间的友谊,却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感。A是唯一的一个重合。 但我不认为自己现在有和A在一起的能力。我应该先找回自己,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这个阶段,把A当成朋友,或者哥哥,什么都好。因为我现在没有爱的能力。而且我现在更想用温柔的态度对待自己。 不想逼自己找到生活的目标。喜欢工作,并能看到意义,就好好工作。想学习或者旅游就去做。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,不需要取悦任何人。轻松一些,这样就很好。这不是逃避生活,是心灵的休息。休息,是为了走更长的路。我不想得到任何人的爱,因为真的没关系,我会给自己足够多的爱。 看到一个实习生的微信,她写到岁月不多,请你不躲。你终将变成一个更好的人。我觉得说的很对。我们应该享受生活,心怀感恩,不再去看别人没有给我们什么。而应该感谢他们带来的所有善意。

Journey

在欧洲工作的好处就是假期特别多。现在是旅行的最好时间吧。工作也比较稳定,也有固定的收入,好好享受生活! 周末制定圣诞大假的旅行计划。决定和家人去新西兰。好在我剩下的假还比较多,这样可以把南岛和北岛一起覆盖。 今年没过,明天上半年的假期我都安排好了。春天找一周去玻利维亚,夏天两周去智利和复活节岛。这么看看,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吧。 看了一下申根国家,我没有去的还有9个: 爱沙尼亚,芬兰,冰岛,拉托维亚,利陶宛,马尔他,挪威,瑞典,列支墩士登。所以应该趁着明年周末的时候,先把它们覆盖一下。冰岛可以找个大假。 近期想去的除了南美外,还有中美。想先去哥斯达黎加,然后还有巴拿马,危地马拉,洪都拉斯, 尼加拉瓜,波多黎各, 牙买加。努力奋斗,学好西班牙语,好处多多。 A说,我和两年前不一样了。我说,是的,因为两年前,我还没有做到精神独立。现在我觉得我做到了。 突然想起加西亚 马尔克斯的书,霍乱时期的爱情。男女主角一见钟情,后来女主角再次与男主角相见的时候,觉得对他的落魄很失望,于是匆匆嫁给了医生。男主角一生睡了622个女人,并用小本子记下来。但他仍然没有忘记女主角。五十多年后,女主角的老公去世了。他们终于又在一起。男主角对女主角号称为她保持了童真。有人感叹这是爱情的伟大。我却同意另一派读者的说法,这真的是爱情的一个玩笑。男主角是个什么都没有耽误的大渣男。女主角则分不太清楚到底是同情还是爱,只是像大多数女人一样,对一个爱自己的人,如藤蔓一样顺势攀延生长。希望这不是世间爱情的本质。 关于A。我和A相遇的时间不长,然后他就移民去澳洲了。我们断续保持了两年的联系。 我爱过他,然后很失望,分开了。我不想对A做什么假设,这样对他比较公平。我看得出, 他很在乎我对他的态度,很需要我对他的感情。所以,每次分开后,他都没有放下,试探来说话。很傻,像个孩子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需要我的感情,又因为距离远不推进。我想,我会给他应有的关心和支持,但我不再会随便狂热。有些东西想要了很久,都没有得到,就没那么想要了。真心是要靠时间来检验的。。。爱情也是。也许我和A之间的状况会改变,也许不会。但是怎样都好。 关于他。我不知如何来阐述这段记忆,甚至我不能提他的名字。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以为我们会永远这样走下去。很傻吧。我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。同时,我也得到了很多的伤害。永远没有联系,互不招惹,是最好的。这样记忆会把那些黑暗的东西逐渐过滤掉。 生命是干净美好的。应该好好珍惜。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如果没有,也没有关系,好好生活。

Thanksfulness

感到分裂。有时悲怆,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眼泪横流。有时雀跃,积极又充满希望。想起许巍的歌,穿过幽暗的岁月,也曾感到彷徨。。。心中那自由的世界,如此的清澈高远,盛开着永不凋零,蓝莲花。 我知道自己内心的爱已经耗尽,但要看到事情好的进展,不是吗。至少比起上一个月,我开始有了开心积极的瞬间。也许是几个小时,也许是半天,但说明被蹂躏的心在逐渐恢复。 周一加班中,和朋友喝了一杯饮料。他说,从大学时看到我,就知道我是一个聪明爱事业的人。他说,他公司有一半人不喜欢他 。 因为当你的位子越来越高,自然会有人嫉妒你,不喜欢你,这很正常。许多人都不喜欢有野心的人。他是,我也是。我笑笑。他似乎比我更了解那时懵懂的自己。是的,我本是那样锋芒毕露的人,何必处处委曲求全。还是要坚持自己。 周二去波士顿出差。没有龙虾,没有美好的小情小调,而是在酒店里工作。凌晨十二点,决定罢工。自己好好独处一下。回看早年间的镪锵三人行,探讨魔幻现实主义的加西亚,马尔克斯。感到惬意,放松。享受一屋子的宁静,简单,幸福。 周三坐飞机回来。飞机上看影片The Secret,讲述秘密这本书。我看过,喜欢它传达的正能量。然后看大众汽车环境污染的丑闻纪录片,还有Donald Trump的发迹史。登机的时候,乘务小姐说,你今天看起来很美。我小开心了一下。 周四去见客户,他们大楼的星巴克着火了。浓烟滚滚,好在没有人员伤亡。路上和公司一个头儿聊天。他出生在以色列,在美国长大,去巴西工作,喜欢这样有故事的人。晚上帮助德国团队把新项目的市场研究整理完了。发过去,觉得这些信息很全面,很有把握。于是安心充实。 周五,回家比较早。学习CFA, 并继续学习西班牙语。中间有一段时间的郁闷来袭,但很快过去。因为想起圣诞有很长的假期。从美国回去,就可以和家人去新西兰旅游了。 从我懂得爱情这件事开始,好像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,内心没有什么人。原来,这会感到无比轻松,而并非寂寞或者孤独。我觉得我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谈恋爱了,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长。感情不应该成为心灵的禁锢与羁绊。人性也不应该假借感情之名,露出丑陋狰狞的本质。两个过往的人,一个欠缺的是真诚,还有一个最后连人都不是了。其实怀念的,只是当初那个单纯美好的人,只可惜是个假象。还是爱爱自己吧。 感谢生活的每一个开心的时刻。放下对于过去的怨恨,时间会净化一切。生命与时光依旧会显得干净。做喜欢的自己。

Vivo

还没有学西班牙语时,就很喜欢女歌手 María Nieves Rebolledo Vila。一个可以穿着背带裤去荒漠旅行的女子,弹吉他,写歌,骑马。Sarah说,可以理解,因为我喜欢的男生就都是放纵不羁爱自由型的。我说,他们并不符合。当一个玩世不恭的混蛋与放纵不羁爱自由根本没有半点关系,因为他们没有担当,不负责任,恐怕连个男人还算不上。我还是自己当一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女子好了。 吃晚饭的时候看了一期节目,是对The Minimalist的采访,倡导极简主义。没有看完,便有些看不下去。不要过度消费,沉溺于物质这种倡导固然是对的。但在我看来,许多支持极简主义的人依旧没有脱离物质的束缚,他们还是在把物质与幸福之间建立联系,无论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。重点是,幸福是一种内心的状态,与物质的多少没有必然的联系。 我觉得我们的思维总是被一些错误的逻辑联系所误导。比如,我们总是会感叹,有钱人未必快乐。但那可能是有钱人的快乐我们想像不到。事实是,他们不仅可以随时打电话和各国政要进行会谈,甚至还可以进入政坛,又或者设立各种有影响的基金,推动世界的进步,并改变世界。即使有钱人最终感叹平凡是真,但是有了充分选择的权力,才能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真爱。回归事情的本质,有没有钱这件事,和幸福之间本来就没有关联。钱更少了,东西更少了,幸福未必就更多了。 比如,我们总会说,女强人是多么的婚姻不幸。这也是一个没有必然联系的事件。记得英国某一集团的女CFO,不仅事业进展飞速,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9个孩子。同理,如果看事业普通或没有事业的女性,婚姻不幸的概率是一样的,又或者更多。只是她们没有被放在聚光灯下。作为一个女子,事业成功与否这件事,和感情生活无关。感情像是一场大富翁游戏,你永远不知道抽到的是不是上上签。如果说,女强人告别婚姻的真的更多,那是因为她们的容忍度会变得更低。因为经济独立,就没有必要对出轨,家暴等这种本来就应该让人马上离开的行为睁一眼,闭一眼。所以,我们倡导的难道是,她们最好还是委屈求全一些吗。 同理,这个年代似乎努力工作也不流行了。各种出版物总是在宣传,生活的意义不是工作,要有更多的Work-Life-Balance。但所谓Work-Life-Balance,在我看来本是个悖论。就算一天工作八小时,睡觉的时间也不减去,那还是一天时间的1/3。Work难道不是Life的一部分吗? 如果把两者对立起来,只能说,这个工作不适合你,应该换工作。事实上,许多加班,甚至主动加班的人,不是靠金钱在支撑,而是在工作中看到了生命的意义。 最后,旅行和生命的扩展及幸福之间也没有必然的联系。记得我曾和A说过,我觉得衡量生命的指标有两个,一个是它的宽度,一个是它的深度。据说去完100个国家,其实只需要1年。但即使走过所有的国家,如果思维没有改变,增加的只是生命的宽度而已,而并没有深度。你可以把那100多个国家当作炫耀的资本,你还是拥有旅行前同样的傲慢与偏见。因此,生命的深度在我看来同样重要。它是指,随着经历的增加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这个世界更加宽容,心态也更加平和。不愤青,不炫耀,不批判,心怀感激和美好,对生命心生敬畏,才是旅行对灵魂的真正洗礼。问自己做到了吗,其实也没有,但我想努力向这个方向去做。 窗外夜幕降临,内心却想起去年圣诞时在古巴的小镇,家庭的女主人在送我的时候对我说的,have a good life,笑脸真诚灿烂。 旅途中,一些素昧平生的人不带任何目的的善意,在不经意间就成为了温暖前行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