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vo

还没有学西班牙语时,就很喜欢女歌手 María Nieves Rebolledo Vila。一个可以穿着背带裤去荒漠旅行的女子,弹吉他,写歌,骑马。Sarah说,可以理解,因为我喜欢的男生就都是放纵不羁爱自由型的。我说,他们并不符合。当一个玩世不恭的混蛋与放纵不羁爱自由根本没有半点关系,因为他们没有担当,不负责任,恐怕连个男人还算不上。我还是自己当一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女子好了。

吃晚饭的时候看了一期节目,是对The Minimalist的采访,倡导极简主义。没有看完,便有些看不下去。不要过度消费,沉溺于物质这种倡导固然是对的。但在我看来,许多支持极简主义的人依旧没有脱离物质的束缚,他们还是在把物质与幸福之间建立联系,无论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。重点是,幸福是一种内心的状态,与物质的多少没有必然的联系。

我觉得我们的思维总是被一些错误的逻辑联系所误导。比如,我们总是会感叹,有钱人未必快乐。但那可能是有钱人的快乐我们想像不到。事实是,他们不仅可以随时打电话和各国政要进行会谈,甚至还可以进入政坛,又或者设立各种有影响的基金,推动世界的进步,并改变世界。即使有钱人最终感叹平凡是真,但是有了充分选择的权力,才能知道什么是自己的真爱。回归事情的本质,有没有钱这件事,和幸福之间本来就没有关联。钱更少了,东西更少了,幸福未必就更多了。

比如,我们总会说,女强人是多么的婚姻不幸。这也是一个没有必然联系的事件。记得英国某一集团的女CFO,不仅事业进展飞速,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9个孩子。同理,如果看事业普通或没有事业的女性,婚姻不幸的概率是一样的,又或者更多。只是她们没有被放在聚光灯下。作为一个女子,事业成功与否这件事,和感情生活无关。感情像是一场大富翁游戏,你永远不知道抽到的是不是上上签。如果说,女强人告别婚姻的真的更多,那是因为她们的容忍度会变得更低。因为经济独立,就没有必要对出轨,家暴等这种本来就应该让人马上离开的行为睁一眼,闭一眼。所以,我们倡导的难道是,她们最好还是委屈求全一些吗。

同理,这个年代似乎努力工作也不流行了。各种出版物总是在宣传,生活的意义不是工作,要有更多的Work-Life-Balance。但所谓Work-Life-Balance,在我看来本是个悖论。就算一天工作八小时,睡觉的时间也不减去,那还是一天时间的1/3。Work难道不是Life的一部分吗? 如果把两者对立起来,只能说,这个工作不适合你,应该换工作。事实上,许多加班,甚至主动加班的人,不是靠金钱在支撑,而是在工作中看到了生命的意义。

最后,旅行和生命的扩展及幸福之间也没有必然的联系。记得我曾和A说过,我觉得衡量生命的指标有两个,一个是它的宽度,一个是它的深度。据说去完100个国家,其实只需要1年。但即使走过所有的国家,如果思维没有改变,增加的只是生命的宽度而已,而并没有深度。你可以把那100多个国家当作炫耀的资本,你还是拥有旅行前同样的傲慢与偏见。因此,生命的深度在我看来同样重要。它是指,随着经历的增加,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这个世界更加宽容,心态也更加平和。不愤青,不炫耀,不批判,心怀感激和美好,对生命心生敬畏,才是旅行对灵魂的真正洗礼。问自己做到了吗,其实也没有,但我想努力向这个方向去做。

窗外夜幕降临,内心却想起去年圣诞时在古巴的小镇,家庭的女主人在送我的时候对我说的,have a good life,笑脸真诚灿烂。 旅途中,一些素昧平生的人不带任何目的的善意,在不经意间就成为了温暖前行的力量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