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  • 野花

    August 2, 2020 by

    整理照片。看到自己几年前在夏威夷的照片。那个不安世事,内心柔软的姑娘。那些迷茫着,憧憬着,追寻着梦想,以及渴望着爱情的年代。我觉得那时的自己傻的可爱。 和好友去了冰岛两周,两个女生,行走无疆。要给车胎打气,以及开车过河。时间的打磨中,我们已变成了两个女汉子。白天在风雨中和大自然作战,晚上在小木屋中看窦文涛,许知远,还有网红信誓旦旦组合的荒野挑战。日子过得单纯,美好。 突然觉得,我终于在人生中拍拖了爱情的牵绊。其实,一个女人活得越独立,或许越不需要爱情。一个独立女性不需要男人的钱,因为自己可以挣。一个独立女性不需要男人来提供安全感,因为能力的增长与经验的累积使自己感到安全。一个独立女性也不需要男人的保护,因为有足够的智慧可以自己保护自己。至于需要体力解决的问题,比如搬东西,装家具,找专业工人似乎更快。 总之,对一个女子来说,爱情固然美好,但若不可得,自由不羁也是好的。就像窦文涛说过的,可以有个安宁的心境干些有意义的事情。于我而言,更想冲开一切,去认识了解世界。还有那么没有去过的国家,还有那么多不曾体验过的东西。 我希望自己从工作中抽身出来。工作就是工作。如果注入太多梦想,感情,野心,抱负在其中,必定失望。就像在美国时,曾经的大学同学和我说的,一个有野心的人,总是会在工作场所没那么好过。 去度假之前的很多天,早上五点回家,九点出门上班。工作太多,压力很大,干不完。从来没有睡眠问题的我,因为精神过于紧张,不得不服用褪黑素来强制自己在仅有的几个小时中入睡。其中有两天,我都觉得自己如果再干下去,就要死了,只能强迫自己停止。我告诫自己,不能对所有人负责,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,包括用工作的时间侵占自己全部的私人时间,以及影响自己的健康。对自己不负责任才是最大的不负责。 抽身出来,不是为了偷懒,而是学习规划自己的边界。没有时间边界,就会不停有新的工作堆在桌子上。没有思维边界,就会被工作中一些无聊的人事影响心境。很显然,干自己的事,和好友在一起,和A聊天,都是让我更快乐的。我需要对自己好一点。

  • I want to be an explorer

    July 5, 2020 by

    很久前就mark了Truman’s Show这部电影。最近它终于在Netflix上线。楚门是一个被电影公司购买的婴儿,从出生起就一直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影棚中。这是电影公司为他建构的世界。这个世界中所有的人都是演员,都知道这是一个24小时不间断向外界直播的真人秀,除了楚门自己。电影公司为楚门设定了他的恐惧。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一次出海中淹死在水中,从此楚门就很害怕水。然而,影棚的出口就在一片人工海洋的尽头。最终楚门战胜了自己,走到了出口的边缘。电影公司的导演让他留下,并告诉他,电影公司给他创造的世界是完美的,外面的世界反而充满了艰难险阻,然而,楚门依然勇敢地从电影公司构建的,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世界中完美的谢幕了。 这部电影让我开始回看自己的世界。我不知道IB的世界是不是也像人工搭建的另一个虚拟。在我加入的时候,驱动力是类似于光荣与梦想一类高大上的东西。后来,我觉得自己更像是庞大生产链条中的一环,无法超脱自己的边界。有些疲倦。对外部的世界有一些畏惧。又或者说,因为除了睡觉,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,完全没有时间去探索外部的世界。我觉得自己生活的很局限。 因此,我才没有太多的兴致和工作上的同事聊天。一定程度上,我可以理解那些自私与虚妄。也许对于他们来说,这个世界是最棒的。如果不这么觉得,坚持与付出会变得不能接受。但在我看来,那些自我陶醉真的没有意义,外面的世界很大。有更加富裕,更加事业有成的人,也有更多更美好的生命。我们,只是大千世界中平凡的渺小。 日复一日的工作,没有时间睡觉,自己认为自己还不够好的一面,性别或种族的歧视,都是自己需要面对的。这个颠覆无序的制度,我只能提醒自己,不要把精力浪费在对它的抱怨上面。鼓舞自己的如Michell Obama说的They go low, you go high. 不久后的一天,我会选择去拥抱更大的世界。我更喜欢和A在深夜讨论鸭嘴兽的习性,而不是另一个收购。然而,在最后的时段,我也要变成更好的自己。不是为了别人,而是为了自己,仅此而已。相信每个努力的人都不会被岁月辜负。

View all posts

Follow My Blog

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.